啊啦啦啦啦x

白天不醒,晚上不睡...胎迷x

超可爱der!

利木子:

存档。
在我发誓好好学习之前赶紧再来挣扎一波()
自从上次因为作业做了一次报告书过后就好想出本…看看六月中旬能不能生出来…

指绘瞎jb胡乱画x
豆豆眼突然间觉得好萌x

喵爷不是猫:

【脑洞】#摸发梗##痴汉光环#

每次看到鷇叔和三余美人的对手戏……
我都在脑内“哦哦哦哦哦你在干嘛你们在干嘛好闪好闪”的刷屏

鷇叔你说话归说话

为什么要摸三余头发?

为什么摸了两次??

一下揽起别人的鬓发,一会从后面摸垂发……
到底是对黑发的“自己”比较好奇呢
还是不小心开启了三余痴汉模式(并没有)

每到这个时候我只能想到一句话。
“我爬起墙来连自己都撩”
o(≧v≦)o鷇梦自体真的好萌啊

吃我鷇梦小甜饼!

以及,这种表面冷淡内心关心却又嘴硬不说一副禁欲系模样的鷇音子真的……莫名萌(o´艸`)
(虽然偶尔会开启痴汉模式xx)

以及想开个不笑猫🐱的脑洞(出自漫画,漫画中男主向不笑猫许愿把表面功夫丢掉,从此会把心中真实想法说出来)。
鷇叔如果把“表面功夫”给丢掉,不受控制会想说出心里的话,那种场景一定很有意思。

——以下为建立在原剧情上的脑洞,不萌鷇梦者注意慎入:(……)内为所想;【】内为鷇叔不受控制说出的心音;其余为原对话口白

鷇音子:你兵行险招,利用逆时计作用巧妙化解咱们暂时计之间的溶血作用,确实高招。

无梦生:好说了。若没你排的好局,吾也无法借势而作。经此一劫,咱们的暂时计已不再互相影响,以后见面,就无谁克死谁的问题。欢迎你来到非马梦衢泡茶。

鷇音子:你冒险这一回,其实也不希望吾受制于时计是吗?【看来你也在意我。】

无梦生:……(“也?”)如今,咱们两人已踏实在这片苦境大地上,对于彼此的存在,不妨留有一线活路,人生难得几回能可遇见另一个自己。此回让吾好好感受这片刻的和平吧,或许,再见面便是硝烟漫天了。

鷇音子:吾与你,就如同对镜一般,你是镜中影,并不需要真实的存在。回去时间城吧,至少还能保住这一魂。否则,下一次,你就没这么幸运了。【莫要再令我分心于你了。】

无梦生:……(听到心音)

无梦生:等等导演这题超纲我没法接啊

就是这样一个脑洞。以及原剧情你在搞什么!原剧情已经很难不想偏了好嘛,编剧你是在搞事情啊(*°∀°)=3

窥见天堂。

山川客。:


*鷇音子x无梦生。
《只有当云雾散去》番外,也是真·结局。


ooc属于我。


三余无梦生尝到了来自自己的血液的腥味儿,从鷇音子的唇齿中。
他应该做好准备了的,自从他划破了自己的指尖将血液喂进鷇音子苍白的唇间开始——他在唤醒这个恶魔,并让其在苏醒之后永远地属于自己。
永远地属于自己,这个想法让无梦生不由得从内心到指尖都一阵战栗,或许也是因为鷇音子还未完全恢复神智时略微粗暴的抚弄。他应该是一位无私的主教,为了他的信徒们的福祉,他愿意献出一切,甚至于他自己的生命,所以他面对教\皇时不卑不亢无所畏惧,牺牲与他而言可以说理所当然。
但是鷇音子用他的生命护住自己时,无梦生感受着拂过自己脸侧的温热羽翼,拥住他的身躯却在陷入冰凉。有什么东西在撕裂开来,较他在得知鷇音子并非他的恶魔时更加钝痛,那种疼痛让他呼吸几滞,连悲痛的哽咽都只能噎在喉头,满面木然。
原来他是舍不得的。
原来他是…那么在意的。


待鷇音子清醒时,方才发现无梦生已经被他压在身下。无梦生本服帖整洁的主教白袍已经被撕扯开,在他的身躯上悬悬欲坠。不算昏暗的光线让他看清了无梦生面上的泪痕,还有殷红的唇——或许是他自己克制发声时自己咬的,又或许就是被鷇音子咬的。
上帝,我不记得…鷇音子放缓了动作,看室内的构造,他们是在告解室里行事的。这里应当是一个神圣的地方,尽管鷇音子才不介意…但是不代表无梦生不会介意,更不用提鷇音子之前的行为根本就是强迫。
下一步应该就是用十字架直接攻击自己了吧…鷇音子沉默着想,僵硬在原地。
然而无梦生半掀起一侧的眼皮,他的眼角染着一层薄红,本淡然的一眼偏偏带上几分婉媚。他轻轻呢喃出鷇音子的名字。
鷇音子便明了了。


无梦生的身躯在每一次攻势中阵颤,几乎抓不稳鷇音子的肩臂。狭小的告解室内没有信徒虔诚忏悔也没有主教满怀宽容地聆听,只有完全紊乱的喘息声与压抑到极致的呻\吟。他突然伸出手掌触摸鷇音子头顶上的恶魔角,质地粗糙坚硬,却较教堂里那些光滑的大理石更令他感到安心与抚慰。
无梦生不禁在错乱的呼吸里发出轻微的笑声,于是鷇音子揽住他,将他更深地拥进怀里,肌理相贴,两颗心脏在一同有力地擂动。
湿热缱绻的吻落在耳尖,鷇音子在他耳旁低声轻语,
“我不信什么主——”
“你就是我唯一的主。”


——END。
差不多就是九千胜告诉无梦生,鷇音子只是魔力消耗尽了所以作为恶魔就要死了,但是如果有人愿意自己与他缔结契约以血为引并进行补魔那么鷇音子就能恢复过来…
这是原本的结局,一直在拖。参加完CP一时激动就肝完了。
我有点耻就先走了(………………

山川客。:

还是只有段子。
哨兵向导paro。(我跟你们讲向哨超好吃
有些自己瞎加的设定。大家随性看看就好…
#精神体#
九千胜,有着蓬松大尾巴的雪狐。
最光阴,白狼。看起来比较像大型萨摩耶。
无梦生,素凤。不像传说中的凤凰那样金灿灿的…偏白。
鷇音子,松鹤。仙风道骨。


#向导九千胜x哨兵最光阴#
已经成熟却一直没有固定哨兵的九千胜捡到一只突然能力突然觉醒的哨兵,小哨兵由于突然的信息爆发几近失控,被九千胜安抚下来并带回培养。嗯,养成后绑定。


最光阴怒气值50%
最光阴怒气值60%
最光阴怒气值70%
最光阴怒气值80%

九千胜把最光阴捞怀里顺毛,亲亲沉默着快要炸掉的狗崽子,
最光阴“…。////。”
最光阴怒气值清零。


#向导鷇音子x哨兵无梦生#
无梦生刻意隐藏自己的哨兵精神力为了减少游说时的麻烦,顺便让不少敌人放松警惕。然而长期缺少向导的疏导,独自承受强大的信息过载伤害,愈发频繁地陷入信息紊乱的昏迷长夜。尽管如此还是拒绝与自己找上门来的向导鷇音子绑定。


“你处理别人的事时那么睿智,在自己的事面前却如此愚蠢。”
“难道你希望自己成为黑暗哨兵,成为你所保护的这个苦境中最大的不定因素吗。”
他的声音稳重而坚定,他的精神力如他漆黑的眼瞳一般深沉,无梦生清晰感受到自己周遭剧烈的精神波动被他抚平。向导的精神触须在丝丝扣扣却强硬地涌进他的精神领域,随后疏导了过载的信息,无梦生睫毛颤动,睁开了染着血气的眼睛。鷇音子感受着面前人近乎千疮百孔的精神世界,不禁放缓了声音,
“我可以帮你。”


#鷇梦你们为什么不能学学九最傻白甜#


没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卧槽有毒啊哈哈哈

秦日天:

《在原无乡的手使不上力的情况下,
倦收天用什么姿势背原无乡才能防止原无乡摔下去?》

利木子:

两个缩水了的宝宝拉小手的故事…
日常自产自销的梨…
在冷坑里撒把土,饥饿是第一生产力…

啊啊啊太太啊...有粮真幸福啊x

利木子:

为了安利,还是决定把这两天的狂暴摸鱼放上来…两篇鷇梦两篇三余和小九点,没想到我也有靠自割腿肉过日子的一天…


另外真的好想有一只三余的jp可是感觉好困难,每天边画同人边无语凝噎

渔溪生日快乐!!!

比小心心!!!生日快乐呀,能在这样一个群里认识那么多尊礼同好和太太们超级幸福!!就跟被大家看大了一样,在一起超级欢脱,鼓励大家写文啊,日常搞搞阴阳师x有时候也见过迷茫的时候,听着哭腔心疼......最后却是莫名其妙的自我安慰变成安慰我们不要担心......多好的一个太太啊x

总之这个管理员儿是我见过最好的管理员儿xxxx!

最后x

生日快乐!
@简渔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