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啦啦啦啦x

白天不醒,晚上不睡...胎迷x

好看xx

白日依山:

只有滤镜能拯救我。
隐匿在镜中的潘安,请不要再遮掩……(不是)
小鸟啾啾啾♥
因为是指绘太糙了otz

苦境房地产大佬家族(1)

不溯客:

鷇梦主场,涉及最绮、钗镝、书素等…


主要就是不解风情老鷇子,别扭傲娇三条鱼在一批助攻,例如苦境红娘小九点,拉皮打条小四等的各种手段下,最后走到了一起,没有刀,就是速度比较慢,各种人乱窜。


――――――――――――――――――――――――


  
   章一 · 照面
  
  非马梦衢,晨曦合暮。
  三余无梦生掀扇,泡茶,余香绵延,忽闻来客脚步声,伴随着熟悉气息。
  “有空来喝茶了?齐烟九点天踦爵。”
  “三年寻龙,十年点穴,肩负青囊走南北;三寸知息,十面洞心,掌握乾坤通天阙。”
  诗号轻吟,天踦爵跛脚而来,柱杖之间,不疾不徐。
  “三余先生,日前一别之后天踦对你甚是想念,特来叨扰一杯茶水,顺便叙一叙旧情。”
  两张相同的脸,四目相对,一则飘逸,一则灵动。
  还未等二人开口,便碰上屈世途捧花而来,惹得一声惊呼,随后上下打量。
  “这…天踦爵你回来了?”
  天踦爵停步颔首:“许久未见,劳烦好友为吾担心了。”
  屈世途放下花盆,仔细端详,天踦爵与三余无梦生可谓别无二致,让人惊奇。
  “这么一看,你们二人当真相像阿!”
  三余无梦生掩扇,天踦爵落座,二人犹如照镜,相对而坐,烟气熏染间,眼恍,心恍。
  “啊呀~能和三余先生相像几分,实属天踦荣幸!”
  挥手间,温茶入目,清香扑面,三余无梦生为天踦爵斟上一杯。
  “好友,可否为吾泡一盅大红袍,这雨前龙井怕是怠慢了贵客,天踦爵来吾非马梦衢当是要好好招待。”
  屈世途喜见此番景象,随即应声。
  “稍等,吾这就去泡。”
  不出声阻止,倒是捧起温茶,细细品味,目光如炬已看透整个非马梦衢,天踦爵长叹一口气。
  三余无梦生拂过面前水仙,待四周音律四起,方才开口相问。
  “为何叹气?若吾得到的红莲传信无误,你应已离开苦境,何以愿意停下来,不再肩负青囊走南北,莫是遇到难题,需来吾非马梦衢求助?”
  天踦爵从怀中拿出一帖信笺,白底染梅,封呈无字,却透露着熟悉的气息,时间转轴之声在三余无梦生耳边陡然响起。
  “嗯?”三余无梦生垂目,眉宇间似是猜测:“时间城之传信。”
  “然也,那日吾受你之托前往时间城,一探鷇音子恢复情况,正遇见素还真在时间城做客,与城主商讨最光阴与绮罗生共结连理之事。城主想要办宴庆贺,并让饮岁光使广发请帖,而这便是请帖中的一封。”
  “狗兄之事,你上回已红莲传信于吾,二人生死相托,分别重聚,如今能够安然落幕,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白马非马,何梦似梦,同样封呈无字,三余无梦生之请帖挥手间便出现在案前。
   天踦爵将手中传信推于三余无梦生,那日他并未见到鷇音子,据绮罗生的告知,鷇音子早已离开时间城,或可前往罗浮丹境一寻,此事他也已红莲传信让三余无梦生知晓。
  三余无梦生接过传信,轻摇羽扇:“这便是鷇音子那帖?”
  “点梅为境,以是物华,三余先生你竟不如城主对鷇音子看得透彻。”天踦爵歪头,颇有打趣之意:“这封传信便交于你吧,如何打算也非吾之事了。”
  “呵。”三余无梦生轻笑:“城主托你之事,为何转交于吾。”
  “吾来此之前已去过罗浮丹境,却是连门都入不得,鷇音子封山多时,吾旧伤未愈,身体虚弱犹如一只小白兔,要以何力突破鷇音子的结界。”天踦爵语罢,掩面轻咳,证明自己所言非虚。
  三余无梦生未及回答,屈世途便端着大红袍从内侧而来,茶香更溢。
  “来喽,大红袍。”
  “多谢好友。”
  “客气了,客气了。”
  屈世途替三余无梦生与天踦爵换茶,远处小鬼头,小狐,灵儿已在树后观察许久,二人相同面容更是让他们议论不休,声响渐大。
  “你们快看!现在出现了两个鱻生!”
  “你好笨,另一个明明是跛脚九点。”
  “原来他们真的是两个人,好像双胞胎阿。”
  “是阿!是阿!”
  ……
  三余无梦生握住茶杯,看向屈世途:“好友,今日小鬼头他们苦修未行,劳烦你督促他们前往戒台。”
  屈世途歪头瞥眼,看穿树后三人,端起未喝完的雨前龙井,摇着头直追三能童子而去:“唉,你们又偷听鱻生议事,实在是失礼阿。”
  三能童子发现行迹败露,开始逃窜,惹得天踦爵闷声沉笑,眉眼轻敛,好似很享受这般景象。
  三余无梦生将信收起,无声应下了天踦爵方才所托,却也不急于这一时。
  “三余先生,你这非马梦衢着实让人欣羡,他们都被你保护的很好,果真未辜负吾先前将他们交于你的期望。”
  一切无非是素还真之计策,一退一进,把控天下形势,临行前将一页书伤势治疗与这几个孩童皆交于三余无梦生,如今所得结果也是皆大欢喜。
  “谬赞了。”
  三余无梦生抬头,细观天象,日照不盛,云如鱼鳞,风过犹如涟漪微波,这样的天色,未来天气变化已了然于心。
  天踦爵放下手中茶杯,握住玉晶杖,此番景象他最为熟识:“不过一个时辰,天将降雨,持续两日之久。看来罗浮山之行,你仍需再推些时日,那吾便要在你这非马梦衢借住至雨停了。”
  三余无梦生微微起身,挥袖间收拾起一桌茶具,那盆水仙也移至檐下,领着天踦爵走向内堂。
  “寒舍薄凉,天踦爵既是愿意屈尊,三余自是乐意至极。”
  “诶~三余先生你这么说,倒是让天踦想起一事,素还真家底丰厚,落脚之处不计其数,作为他兄弟的吾等,你居这非马梦衢,八卦围合,环境雅然,鷇音子一人修于罗浮山,日月星辰,唯他所作,而解锋镝在那天月勾峰与叶小钗常伴,吾却还要十年点穴闯南北,实属心痛。”
  天踦爵捂住心口,越说越痛,无奈摇头感叹这落差之大:“所以…能在你这非马梦衢落脚,岂不是天踦荣幸。”
  三余无梦生摇扇轻笑,将天踦爵带入雅间,想来他此前一人与血傀师交手,无人可依,就连居所也未曾好好安排,也就随他一倾苦水了。
  “那你便在此处安心住下吧。”
  “多谢。”
  落脚之后,不过半日,天色被乌云渐渐掩盖,雨势倾颓而来,湿润了泥土,小鬼头带着三人在檐下生火,风吹打凉席让生火遇到阻碍。
  天踦爵盘腿坐在檐廊尽头,看着雨水顺檐滴下,落入一盆盆繁花之中,转头便见小鬼头四人抓耳挠腮,不时偷看他。
  “鱻生从进屋之后就再也没出来,已经好几个时辰了。”
  “我们是不是叫鱻生出来吃饭阿?”
  “你去叫…”
  ……
  天踦爵暗自叹气,抬手一指,荧荧火苗从炉子中燃起,惊得四人不禁后退几步。
  “怎么会突然着了!”
  “肯定是跛脚九点动的手脚,你看他正在朝我们看呢。”
  “不如让他去请鱻生出来阿。”
  “小狐,那你去说吧。”
  “为什么是我?我…”
  ……
  埋头争论,天踦爵不知不觉中已站到身后,将他们的悄悄话全数听进去了,手头玉晶杖敲了敲灵儿的头。
  “你们鱻生有事要思考,就不用打扰他了,既然火生好了,是不是就应该去做你们未完成之事了。吾可是听你们鱻生说,需要你们去戒台完成今日苦修,嗯?你们完成了吗?”
  与三余无梦生并无二致的脸上,有着如同小白兔一样无害的神情,却让四人害怕,推搡着走向戒台。
  天踦爵望着远处天幕雨帘,不禁感叹:“这可是一道难题,无梦生,你要如何出招呢。”
  雨势持续,毫无示弱之态,湿气愈来愈重,天踦爵不知在檐下坐了多久,天色渐暗,屈世途在他眼前过路数次,忙迭不休,果真是一名合格的管家。
  倏然,门扉打开,三余无梦生从屋内信步而出,与天踦爵照面,一日未过,再次照面,亲切之感倍增。
  “闭关数时,你可想出让鷇音子开山的方法了?”
  三余无梦生泰然自若,对于这个难题他已想出应对之策,只待这雨停便可动身。
 “那是自然,鷇音子离开时间城时应是带着四智武童,此处着手,便是鷇音子开山的契机。”
  檐廊设座,风拂雨过,柳树垂枝送来一片凉意,三余无梦生屈身而坐。
  “你既已想出办法,吾便不再操心此事了,赴宴时日在即,可莫是逾期了。不过,吾倒也是好奇,你与鷇音子何时如此熟络,先是遣吾替你走了一趟时间城,再来便是要亲上罗浮山。”
  天踦爵印象之中,三余无梦生曾数次传信于他,信中曾言他对鷇音子诸多担忧之处,那时还并不信任,何时就发展至此了。
  “鷇音子受圣魔元史孕化而生,吾那时怕他沾染恶尘,落入不同土壤的种子,是否生得一样,这个疑问致使吾对他颇有偏见,如今想来是吾苛责过多,大道之音,明律纯粹。”
  话已至此,天踦爵已是了然于心:“吾还未曾见过这位兄弟,听你之言,倒是让吾很想见一见。”
  三余无梦生笑道:“与吾一同上罗浮山如何?到时让你先见,引荐你这位同胞兄弟,无梦生乐意为之。”
  天踦爵面露遗憾,从怀中再次取出一封时间城之信,白底蓝莲,呈封无字:“恕天踦不能奉陪了,吾还要替素还真走一趟天月勾峰,鷇音子来日会有机会见的。”
  三余无梦生也未勉强,鷇音子之事便只能由他来办了。
  两日稍纵即逝,雨停后,天踦爵辞别三余无梦生,接下来二人要各自处理各自的事情。
  “天踦便先告辞了,日后若有机会会再来小住,这两日劳烦无梦生了。请!”
  “客气,请!”
  送走天踦爵,三余无梦生转身,还未走几步便见屈世途急匆匆跑出来,似乎是想要送天踦爵一程。
  “好友,人已经走了,你的动作可是慢了。”
  屈世途摇头,只不过是和小鬼头四人多唠叨几句,天踦爵却是已经离开了。
  “无梦生,你老实跟吾说,你与天踦爵是何关系?你们为何如此相像?”
  “一体生是两魂魄,恸眼开合各挥墨。”三余无梦生轻笑:“好友,吾将离开几日,非马梦衢就托你照看了。”
  “诶!无梦生…”
  三余无梦生离开非马梦衢,留下屈世途代行照看,屈世途口中念着三余无梦生方才所说的两句诗。
  “如此说来,他们应是同胞兄弟了,难怪这么像,唉,唤吾好友,却是这个时候才让吾知道。”
  屈世途背手叹息着,不知何时能再见到天踦爵,到时可要好好一问此事。
  再说罗浮山上,结界封山,滴雨未进,仿佛山外一切都与之毫无关系。
  香炉燃烟,八卦之势围合,了了清音悠然响起,鷇音子盘腿坐在灵台之上,轻薄外衣,透风而过。
  白发未束,凛然垂下,如同雕刻的英俊眉眼紧闭,一无强势霸道气场。
  远处,车轴之声咿咿呀呀,由远即近,四智武童骑着孔明车而来。
  不久前,时间城通过时间密术重塑鷇音子之魂身,那时四智武童正留下时间城与随遇玩耍,本来一切相安无事,怎知自从鷇音子恢复神志之后,便与饮岁开始了斗嘴生涯,让绮罗生在当中好生安抚。
  终于一日,鷇音子甩袖便要离开,饮岁自是高兴。可鷇音子伤势未愈,出于关怀四智武童领命陪他来这罗浮山,这一待便是数月。
  可气的是鷇音子一回来就封山,让四智武童这孔明车都无法骑得远,整日只能靠挖苦来逗趣。
  “鷇音子,你什么时候开山,我在这里整天看你打坐,你就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了吗?”
  鷇音子缓缓睁开眼睛,深邃的眼神看穿四智武童,风拂过,身前白发飘然。
  “嗯?你之能为,这区区封山之术有何难解。”
  “你还真是高估我了,耗费真元去突破结界,与我来说并没有好处。”
  孔明车已骑至鷇音子身前,四智武童下车,微微摆出架势,竟学起鷇音子打太极。
  “你看我这太极打的如何?”
  一招一式,像模像样,让鷇音子轻哼出声,果然只是七岁孩童,天真顽皮。
  鷇音子站起身,飞驰而下,长发与之衣衫飞舞,落在四智武童身侧,起势运掌,难得教起了四智武童。
  “尚需更进。”
  行云流水的动作,四智武童却学不到精髓,就在此时一股熟悉的气息让四智武童停下动作。
  “是三余无梦生,他怎会来这里?”
  鷇音子收势,转身便已束发而起,白梅敛襟,拂尘上手,睥睨间浑然强者风气,倒是让四智武童不习惯。
  “这个时候倒是讲究了,你是准备开山,一会三余无梦生吗?”
  鷇音子挥扬浮尘挂在身后,面对四智武童的提问,不闪不避。
  “你不就是希望吾开山吗?”
  “话说得这么好听,以前都没有见你答应我的要求这么爽快。”
  鷇音子哼笑,立时脚行八卦,手化阴阳,一指内劲收去封山结界,雨后湿润之气扑面而来,更添几分真实之感。
  “满意了?”
  “不知是谁满意了,看来是有人接我的班了,鷇音子我就先下山游览一番了。”
  四智武童飞身上了孔明车,咿咿呀呀两道车轴,在鷇音子目光中向山下骑去。
  鷇音子坐回灵台之上,等待三余无梦生到来,如今魂体已恢复八成,开山之后,便是不得安宁了。
  “非吾小天下,才高而已;非吾纵古今,时赋而已;非吾睨九州,宏观而已;三非焉罪?无梦至胜。”
  摇扇踏步而来,三余无梦生所料不差,鷇音子终是会开山的。
  鷇音子与三余无梦生四目相接,多些时日未见,两人都还是老样子。
  “鷇音子,三余无梦生特来拜会。”
  

老福特的推荐和转载有区别吗xx一直都没分清??也就是个智障了x

结婚结婚结婚结婚xx

黎-白南:

结婚吧 你两秀死我得了😐

激动到说不出话来xxx

黎-白南:

Now!!!!!kiss!!!!!!!

系统自动转发xx

鱼君 / 海鸟炸鱼干:

为了,不被查水表
励志打码,做个三好学生(smg)
请   大家忽略旁边的表情包
画着画着才发现自己忘记换图层了2333
然后又不舍得删(蠢死)
hhhhhhhhhhhh(笑得癫狂)
最近特别火的一个体位
据说,很深(闭嘴)
233333所以来试试尊礼的
心疼室长的腰,不过可以带薪休假
(观点不对)
ヾ(Ő∀Ő๑)ノ谢谢食用(严重话废)